虐恋情深2
作者:烟波江南 更新:2019-10-31

虐恋情深2

韩悦试过往身体里钻,可是怎么钻都会被排斥出去,韩悦无奈只能虚虚趴在东方背后,下巴放在东方肩膀上,还要注意位置,稍微不注意,就会半个脸穿过东方的身体。

多亏没有人看见,否则非要吓死人不可,人家岳不群是灵魂的时候,最多跟着自己的身体,现在韩悦变成灵魂了,整个变成了东方的背后灵,可见韩悦对东方的依赖。

岳不群看着东方不败的背影,不知道在想什么,只是嘴角的笑容却压不下去,毕竟他终于夺回了身体。

而且,虽然他仍觉得恶心,可是,也不得不承认东方不败武功确实是天下第一,平日东方不败对韩悦的照顾和有求必应,岳不群都是看在眼里。

有时候,连岳不群都觉得韩悦的要求让人哭笑不得,可是东方不败还是会再骂句笨东西后,帮着韩悦完成愿望。

从这些就可以看出,东方不败有多爱这个韩悦,那么现在自己在这个身体里,想到这里,岳不群低下了头,眼中闪过几分狰狞,有了东方不败,那么武林第一人也不是不可能,说着就看向东方不败。

东方做好饭,扭身看了眼还坐在床上的韩悦,刚想开口问,就看见其眼中没有遮掩的野心,顿时一种怪异感出现在心底,但是东方不败毕竟是东方不败,虽有些怀疑,却没有吭声,仍是满脸笑意地开口道,“要吃点心还是馒头呢?”

岳不群最讨厌甜腻的东西,可是他是知道韩悦的喜好的,点头心中扭曲了一下,装出韩悦那种傻乎乎的笑容,开口道,“好。”本来想加句东方最好,可是实在说不出口。

东方眼中流光闪动,点了下头,和往常一般准备了东方摆放到他们小屋的桌子上。

韩悦抑郁地趴在东方背后,看着岳不群坐在自己的椅子上,用着自己的餐具,吃着自己的早餐,而自己的东方竟然还对那个伪君子笑,给那个伪君子夹菜。

韩悦越发悲催,若不是没有实体,怕是一口小白牙都要被咬碎了。韩悦开始思索,为什么身体会被抢走这件事,可是想了半天,也得不出个结论。

一走神,饭也吃完了,韩悦不爽,岳不群心中也痛苦,因为吃了一早上点心这种甜的东西,岳不群有一种自己快要被甜死的感觉。

就不知道韩悦那货色,为什么会这么喜欢吃这种甜东西,还怎么吃都吃不腻。

东方虽一如既往的收拾东西,可是看着自己的爱人,心中总觉得有些不对,东方不败又看了眼坐在椅子上的人,眼神闪过一抹深思。

岳不群不管动作还是语言都竭力模仿韩悦,可是那种感觉眼神还是模仿不来的,东方不败和韩悦是相爱的,就算他们两个不亲热,两人之间的气氛也是甜蜜的。

岳不群没有真正爱过什么人,自是不会知道这些,就连自己的妻子宁中则,岳不群最多也只是喜欢,岳不群唯一爱的就是权势地位。

东方薄唇紧抿,从铜镜中看了一眼正在思索的人,那眼神里带着算计,东方不败开始怀疑了。

虽然如此,可是东方也不准备吭声,因为他现在还拿不住事情到底是怎么样,收拾好东西,把手擦干,东方走到岳不群身边,笑道,“韩悦,前天不是说想出去转转吗?”

岳不群虽不会离自己身体太远,可有时候,也受不了韩悦用自己的身体和东方不败亲热,有时候岳不群会自己飘出去,只当眼不见心不烦,所以有些韩悦和东方的私密话,岳不群也是不知道的。

岳不群听了东方不败的问话,只当他们是在自己不在的时候说的,再说,岳不群也想出去,看看现在的情况到底如何,毕竟东方不败和韩悦在这里隐居了一段时间,江湖时刻在变化着。

“好,现在就走?”岳不群学着韩悦半眯着眼笑,却不知是因为本身没有韩悦那种囧气还是怎么,韩悦这样笑起来,只会让东方觉得可爱,可现在看,东方却有一种别扭感。

“你上次说想学银针认穴,好自保,现在是要出门呢还是跟我学呢?”东方不败手搭在岳不群肩膀上,笑的温柔。

岳不群眼睛一亮,自己虽不能再学内力,可是点穴这类的还是能学的,再说东方不败的武功岳不群也是知道的,那种银针认穴更是东方不败的绝技。

韩悦听了东方的问话,心中顿时一喜,又是兴奋又是感动,东方不败了解韩悦,韩悦更是了解东方不败,自己是说过要出去玩,可是从没有说过要学武,就算当初东方说要教他,韩悦也是不愿意学的。

他有东方的保护,又没有准备和东方分开,受苦学武有什么用。

东方明显是怀疑眼前人,所以在试探,韩悦高兴地扭动起来,因为是魂体状态,整个身体都被他扭得跟麻花一样。

岳不群自是不知道这些,犹豫了下,开口道,“要不,我们早上学武,下午出去吧。”

不管哪个岳不群都不愿意放弃,若是能学成东方的武功,就算没有内力,怕是江湖中对手也不多。

“好啊。”东方答应的爽快,脸上表情不变,心中却是阴狠焦急的,虽怀疑可是真正证实,东方一时还是有些受不住。

再想到韩悦以前的情况,东方几乎能肯定眼前这人就是岳不群,只是不知道他怎么会重新抢回身体,那自己的韩悦,还在吗?

东方的手很美,白皙纤细,仿若浑然天成的美玉,特别是和韩悦在一起后,东方更是注重保养,毕竟他力求把自己最美最好的一面全部展现在韩悦面前。

岳不群虽没有像韩悦那么痴迷东方的手,可是也是看过的,自是知道东方的手美的连许多女子都比不上,现在这只手就卡在自己的脖颈上,看似无力,可是岳不群知道,这只手能轻而易举掐断自己的脖子。

岳不群心中一紧,可毕竟不是初入江湖那种莽汉,学着韩悦眨了下眼睛开口道,“东方,怎么了?”

韩悦在东方背后,指着岳不群大骂无耻,骂完又开始骂其学都学不像,自己哪有这么白痴。

东方和岳不群自是看不到韩悦的动作,只是东方看着岳不群,嘴角缓缓上翘,心中虽然又急又气却一点也不显露,声音更是温柔似对情人低语,“岳不群,你是白痴吗?”

岳不群曾是华山掌门,更是厉害的伪君子,他的真面目当初在笑傲江湖中几乎到最后才被揭穿,自是聪明,只是略一思索就知道事情,“你刚刚问我学武,是故意的。”

东方轻哼一声,没有回答,“韩悦呢?”

“我真是,当了太久的鬼魂,警觉降低了,可是东方不败,你真可悲,连自己身边人,你都如此多疑。”岳不群也不再伪装,直接威胁道,“你不敢杀我,杀了我你更看不到韩悦。”

韩悦听了岳不群的话,气的一下飘到岳不群身边,伸手就去打岳不群的头,只见自己的手穿进岳不群的脑里,虽什么也碰不到,可是韩悦就是觉得恶心,仿佛摸到人脑,本就又白又透明的脸,更白了几分,吓得自己几乎是瞬移到了东方身边。

“他能夺了你的身体,自是能夺了别人的。”东方虽也害怕岳不群所说是真的,可是他更受不了别人的威胁。

若是笑傲江湖原着里的东方不败,怕是早就放开了岳不群,可是现在的东方没有受过那些杨莲亭带给他的苦,更是被韩悦的爱宠着,那种傲气和独霸与日俱增。

虽然对韩悦温柔,可是那种温柔也是只对韩悦一个人,别人可没有韩悦的待遇,更何况是岳不群,在当初韩悦给东方讲的故事中,东方就瞧不起这个人,更是知道他的小人本质,现在哪里会受他威胁。

岳不群愣了一下,东方正好说到他心里了,当初他被韩悦稀里糊涂抢了身体,刚刚也只是威胁,可是现在只有这么一线生机,岳不群怎么会放过,“怕是你也不确定吧。”

东方笑的越发妖娆,仿若那艳色的食人花在遇到食物时候散发的香味,勾人却也危险,“你是这么认为的?”

东方的眼尾轻轻上挑,带着几分凌厉,更显得绝艳,带着一种肆虐之美,韩悦痴迷地看着东方,虽是魂体,但是色心不敢的现在恨不得重新夺回身体,好好压倒东方去亲几口。

只是岳不群却没有韩悦这种感觉,岳不群只觉得冷,一种死亡的绝望,当初被夺了身体,是在他没有感觉的情况下,当初就算支撑华山派很苦,也和人打斗过,可是从没有过这种频临死亡的觉悟。

他没有感受过死亡,害怕死亡,冷汗从岳不群脸上流下,脸上甚至比韩悦现在还要苍白。

东方伸出手指轻轻划过岳不群的喉咙,冰凉的触感让岳不群有一种下一刻就会被割破喉咙的感觉。

“若是残缺了,我宁愿毁掉。”东方被韩悦宠的追求着一种极致,爱的极致,现在的东方更有一种美的极致。

那种因为残忍因为一种傲气的美,韩悦捂住鼻子,一下子也忘记了自己还是魂体的事情,朝着东方扑去。

结果显而易见,穿过来东方的身体,正好扑向了东方身前的岳不群身上,这次身体没有像以前那样排斥,韩悦的魂体直接进入了身体。

然后比韩悦还要悲剧的岳不群下次被挤出了身体。这时候的韩悦还没有意识到,直接搂住东方狠狠吻上东方的唇。

东方只是一愣,但是熟悉的动作,熟悉的气息,东方下意识的松开了掐住韩悦脖子的手,搂住了韩悦的腰,“笨东西……回来了……”

韩悦这个囧货,因为色心色胆再次夺回了身体的主权,而我们悲惨的岳不群这次却没有那么幸运了,先被东方不败吓得半死,再被韩悦挤出身体,想要再次夺回身体的日子遥遥无期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