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九章 暗夜刺杀(中)
作者:棋闻 更新:2019-10-31

  文奇此时也已经惊出了一身的冷汗,但是闭塞毛孔,却把他包括冷汗在内的一切气息都紧紧的锁在了体内。

  就在他刚刚准备行动的一刹那,一股令人心悸的强烈危机感,令他在一瞬间就做出了一系列的反应。

  这种能感受到危机的直觉,不是凭空生成的,而是他在竞技场中,经过许多场的生死厮杀后,千锤百炼才形成的。就好象传说中的第六感,能在危机到来之际,提前感受到危险的降临。这种直觉许多人都有,尤其是在战场上活下来的老兵,只不过文奇对这一直觉更为坚信,对感受到危机后的反应,更为强烈一点。

  这种直觉曾经救过他许多次命,所以当他感受到危机出现时,就毫不犹豫的改变了计划,立刻把自己隐藏了起来。果然,在他刚做出反应后,杰罗克的目光就看了过来。

  感觉到如刀锋般的目光,扫过自己的身躯,文奇的心脏怦怦直跳。比起以往,这次的危机感要强烈的多,那一瞬间心悸的感觉,差点把他的心脏都揉碎。

  蜷缩在阴影里一动不动,文奇慢慢的平复着剧烈跳动的心脏。

  “吗的,这就是情报里,那个不会武技的家伙?只不过看了他两眼,就被发现了,这种实力恐怕比张专烽都高吧!弄不好爷的这条小命,今天就得搁在这儿!这他奶奶的还叫简单任务?张专烽,你可害死老子了!”感受着心跳的渐渐平复,文奇不由在心中破口大骂。   可骂归骂,文奇对于现在的状况,却毫无办法。

  此时的文奇距离亮着灯的屋子,不过几丈远而已,而在他的身边更是空旷如也,没有任何的障碍物可以替他遮拦。他就像一颗石头一般,蜷缩在空空如也的空地上。

  好在不同于成年人,文奇的身高本来就小,现在又缩成了一团,在加上他本来就是一身黑衣,而他又特意把耳朵、眼睛、手等非黑色的地方隐藏了起来。在一片漆黑的夜晚,不近前查看谁也无法察觉,这里还藏着个人。

  不同于城市夜晚的灯火辉煌,去过农村的朋友应该都知道,在农村的夜晚,如果月亮被云层遮住的话,那可是真正的漆黑一片,伸手都不见五指,跟别说几步外站着一个人了。此时,虽然还没有黑得那么彻底,但也几乎差不多了,尤其是从亮着灯的屋里向外看的时候,根本是什么都别想看见。

  而杰罗克也没有万万没有预料到,刚才窥探他的人,竟然那么大胆的,就蜷缩在他的目光可及之处。所以他向一片黑暗的窗外看了两眼,目光甚至在文奇的身上扫过了一次,却愣是没发现文奇。

  按照他的想法,既然没有在第一时间内发现窥探他的人,那么窥探他的人肯定是已经不知道藏到哪里去了。能在他抬头的一瞬间,就发觉并且在他毫无察觉的情况下,藏起来的人,肯定是高手中的高手,这样的人一定要小心对待,万万不能打草惊蛇,最好的办法是让对方知难而退,因为和这样的高手交起手来,谁胜谁负还很难说,万一因此而影响到了家族大计的话,那可真的就百死莫赎了。

  至于这样的高手是谁派来的?不用多琢磨,杰罗克就想到了明秋枫身上。从他乔装来到绿野城,行事就一直很低调,很少与人结仇,唯一得罪过的人,就是绿野公国的监察官明秋枫了。

  这两天和明秋枫的针锋相对,杰罗克早就预料到明秋枫会来报复,如果明秋枫对此事毫无反应、无动于衷的话,那才是真正的不正常了。

  贵族都是好面子的,如果有人损伤了一个贵族的脸面,而那个贵族却不反击的话,那么这个贵族就会给其他贵族留下一个懦弱的形象,在其他贵族中抬不起头来。所以,杰罗克断定明秋枫一定会反击,算了算时间,如果明秋枫要行动的话,也就应该在这两天了。

  在杰罗克的印象当中,他和明秋枫只有一点小小的矛盾,并没有到化解不了的程度,还没到需要打生打死的地步。所以明秋枫今晚派人过来,也无非就是想找到一些对自己不利的东西而已,好在大庭广众之下,狠狠到落一落自己的脸面。这都是贵族间常用的一些手段,从小就习惯于贵族间争斗的杰罗克,对此早有准备。

  杰罗克在第一次和明秋枫争锋相对后,就已经准备了一些有损自己颜面,却无伤大雅的东西,就等着明秋枫派人来“偷”走了。他相信自己准备的这些东西,即能让明秋枫满意,也不会太过于损伤自己的颜面,而让赵家人轻看自己。到时明秋枫就不会苦苦揪着自己不放,而自己也能腾出时间来和赵家秘密结盟,大家都会皆大欢喜。

  想通这点,杰罗克就不在把有人窥探的事情放在心上了,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,虽然还是留了一分心神防止意外情况发生,但是大部分的精力都重新放回到了,自己正在写的信中。

  杰罗克要是知道,正躲在他屋外的,并不是什么小蟊贼,而是准备要他性命的刺客后,不知道他还会不会这么稳如泰山呢?按理说,他想的一点都没错,很少有人因为几句口角,就要人性命,但是,这得有个前提。

  如果他是用贵族的身份出现的话,明秋枫肯定会按照他所想的这么做,而不会派出刺客。因为贵族间的矛盾,必须用贵族的手段去解决,这都是贵族之间默认的游戏规则,不会允许谁来轻易打破。

  如果他是个真正布商的话,明秋枫也不会派出杀手,因为玩死一个小小的布商,就像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。但是根据以往明秋枫的处世手段,以及他仁慈的名声,明秋枫最多就是把他弄个灰头土脸,然后驱逐出境,不会真正的要了他的性命。

  但是这次不一样了,因为他和赵旬必的一唱一和,而进入了明秋枫的视线,进而又因为他身边护卫的等级,让明秋枫看出了一丝端缪,在加上赵旬必的缕缕挑衅,也早已让明秋枫忍无可忍。

  虽然,明秋枫还不明白杰罗克此行的目的,但是他如此的藏头露脚,却又和赵旬必关系亲密,不断的在和赵家人来来往往,这就不难判断出他在和赵家偷偷摸摸的进行着什么。不管他们在进行着什么,只要能破坏,明秋枫就一定会去破坏。在更加上杰罗克又得罪过明秋枫,所以,明秋枫毫不犹豫的下达了格杀令。

  如果,这些理由让杰罗克了解到的话,不知到杰罗克,会不会大感郁闷,会不会后悔为了讨好赵旬必而得罪明秋枫。会不会后悔既要装成不懂武技的普通布商,却又为了安全起见,而多带了两个黄级高阶的护卫,最终变成了一个在有心人眼里的四不像呢?

  但杰罗克却并不知道这些,他以为自己已经掩饰的很好了。自作聪明的杰罗克,并没有注意到他此时的身份,把一切都按照贵族间的处事风格想当然了,在加上他对不知名“高手”的忌惮,所以决定不去深究,让还蜷缩在院子里的文奇。逃过了一劫。

  文奇静静的蜷缩在院子里,但是他的心中却一点都不平静。虽然屋中人好像随意的看了一眼这边后,就不在关注了。但是,文奇自觉中的危机感,却一点都没有过去,每次在文奇忍不住想动一动的时候,就有一个声音不住的在他心里大声的提醒着:“危险!危险!”正是这一声声的提醒,令文奇忍了又忍,一动也不敢动。   但是,一直在这里蜷缩着,也不是个办法啊!

  虽然文奇利用光线及视觉的差异,令杰罗克没有在第一时间内发现自己,但这并不是一个长久之计,只要这时候有人推门而出,不需要靠的太近,就能发现自己了,毕竟在空空如也的院子中,突然出现了一个黑咕隆冬的东西,是个人就能发觉不对劲了。到时候惊动了屋内的家伙,自己就只能宣告任务失败,想办法逃跑了,只是到那个时候,还不知道能不能跑的掉呢,真是见鬼啊!想到这里,文奇又不由的开始暗骂,骂张专烽,骂明秋枫。

  时间,在一分一秒的过去了,每一刻文奇都跟度日如年一般。终于,危险的感觉退去了,那令人揪心的心悸感,也在没有传来。

  文奇轻轻的起身,没有发出丝毫的响动,猫着腰,惦着脚,顺着原路轻轻的向外移去,软底快靴踩在地上没有发出丝毫的声响。

  直到离开亮着灯的房间很远,文奇才重新站直了身体,轻轻的喘了口气。   “怎么办?”文奇轻声的向自己发问。

  刚才的感觉很明显,此次的目标不但会武,而且实力还不低,至少也到了玄级,因为没有一个黄级战士能给他带来这么强的危机感。    起点中文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