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十五、兄弟情深
作者:暗黑枭雄 更新:2019-10-31

  青岛流亭机场,天刚刚亮,上下机的客人们和空乘人员熙熙攘攘。郑来一早换了登机牌过了边检,没落的坐在候机大厅,盯着自己的行李发呆,不久前,也是在流亭国际机场,他和猴子狗子有说有笑,虽然当时知道前路危险重重,但却一点都没有离乡的苦楚,这次自己形单影只,感觉脆弱极了,就像一个迷路的孩子,郑来自己都不知道,这样做是对了还是错了,猴子和狗子会不会怨他不告而别,觉得心里空落落的,说不出的滋味。他半夜就来了,一直坐在椅子上,没有睡意,也不想动,失去了猴子和狗子,心里一阵阵的没底,暗自叹了口气,还没有离开青岛,就开始想这帮兄弟了,自己太没出息了。

  忽然,自己行李边上,多出了一双胖脚,郑来惊喜的抬起头,狗子那张胖脸,正在讥笑的看着自己。猴子从狗子身后探出头来“头等舱没了,这下我俩惨了。”

  “你们?你们?”郑来慌张极了,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  狗子哈哈一笑“傻了吧你?我和猴哥的量,至于那么差么?故意逗你的。早知道你葫芦里卖啥药了,非跟咱们装,你要装,咱们就配合你。”

  郑来控制着自己的情绪,用颤抖的声音小声说“你们这是何苦,我不想让你们趟进来。”

  猴子将手重重的放在郑来的肩上,“哥,在美国,在我受伤的时候,你跟我们说过,咱们是好兄弟。你不该抛开我们,自己去冒险的。你的想法,我们明白,但你换个角度想想,如果我和狗子任何一个人做你今天做的事,你会不会义无反顾的选择并肩作战?安生日子谁都想过,可是如果我们的安生日子里没有你,那还不如和你一起,日日战斗不知未来,来的痛快。”

  猴子说的豪气,狗子忍着感动点点头,看着这气氛太煽情,忙从怀中掏出一个信封,在手里扬了扬。

  郑来一眼看出,那是自己给他们留的信,赶紧伸手去拿,狗子缩回手,哈哈笑着“我和猴哥今早收了封信,好肉麻呢,老郑,给你读读?”

  郑来老脸一红,低声喝道“给我!狗子,你给我!”说着起身去追。

  狗子绕着椅子,边躲边说“不给你!你给我们的,就是我们的了,就不给你!”

  猴子拉着郑来,笑着说“哥,就给他吧,他这辈子还收过信呢,你看把他乐的。”

  郑来白了狗子一眼“好好收着,别让别人看见了!”说着还扬了扬拳头。

  三人呵呵的笑了。

  郑来的心情一下子从谷底升到半空,他在心中感谢,上天待我不薄,让我有爱我的父母,珍惜的爱人,知己的朋友,此生何求!在飞机上,郑来用一个头等舱的座位换了狗子和猴子旁边的经济舱,三兄弟一路谈笑,似乎对于此去之危险毫无畏惧。

  在香港转机之后,直飞埃及亚历山大阿拉伯塔机场,一出机场,一股燥热的空气涌入鼻腔。花姐站在一个老式客车旁像他们招手,她看见了猴子和狗子,似乎也没有多余的惊讶,郑来心想,难道就是她告诉他们的。

  这辆客车四边呈圆弧形,是很久很老的那一款,客车的后面堆满了一些食物和水还有仪器设备,前面挤挤巴巴的露出几个剥露出椅床的座位,旅途劳顿,众人并没有抱怨什么,坐进了闷热如同蒸笼的客车。花姐没有像他们交代什么,郑来和猴子也没有问,如今的情况,不需要问了,既然这条贼船已经上了,就要安心保护这贼船好好的不要沉。

  尼罗河是埃及的母亲河,她从南到北纵贯穿整个埃及东部,其两岸是埃及最富饶的地区,虽然面积只占全国面积的4%,但却生活了全国99%的人口。亚历山大位于尼罗河三角洲西部,临地中海,是这条母亲河眷顾中最幸运的一个孩子,这个城市被誉为“地中海新娘”,是埃及着名的避暑胜地,拥有全球闻名的夏宫,在1952年以前是只供皇室使用的避暑山庄。当然,这个地中海新娘是对埃及人说的,对于郑来这个从小在青岛长大的人来说,也许只有青岛能被称为避暑胜地吧。

  客车穿过繁华的市区,直奔亚历山大西部奔去。开着开着,郑来昏昏欲睡的情绪被眼前的景色打醒了,放眼望去,满眼金黄,一片片巧夺天工的沙海出现在眼前,郑来的精神为之一振,坐直身子,将思绪淹没在这气势磅礴的漫天黄沙之中,人在自然面前,的确显得很渺小。花姐开着车,看了看郑来,微微一笑。在尼罗河西部,有一片沙漠叫利比亚沙漠,是世界最大沙漠撒哈拉沙漠的一部分,他们现在要去的目的地,就是这个沙漠的一个边角。

  郑来看了一会,感觉眼睛说不出的疲倦,涩涩的,许是一路颠簸,许是确实有些审美疲劳,也不知什么时候,郑来靠在座椅上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  当猴子把他摇醒的时候,太阳已经偏西了,火红的眼色披满了整个沙漠,金黄闪烁的沙砾沉浸在红色中,说不出的妖冶美丽。顺着猴子手指的方向,郑来看到了一处营地,十几个军用帐篷有序的树立在营地中央,几辆老式的卡车和客车停在空旷的沙地上,旁边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几辆一看就性能高超的越野吉普也静静的停在沙地上。十来匹骆驼拴在一个棚子里,营地周围有几个岗哨,几个实枪核弹的洋鬼子正在那里站岗。接近傍晚,营地里篝火已经点起,渺渺轻烟随风摆动,这个时刻的沙漠,没有风沙,说不出的安逸,营地井井有条,花姐的确有她的能力。车在夕阳的余晖中,朝营地开去,郑来忽然在营地里看见一个熟悉的影子,是Maggie!她也来了!Maggie头戴一顶草编宽边牛仔帽子,帽子下面是一层薄薄的纱巾,用来阻挡沙漠风沙的,样子俏皮可爱。看见Maggie,郑来不禁担心起来,这墓里情况一定不容乐观,她一个姑娘家掺和进来干嘛!车还没停稳,郑来一个箭步冲下车,差点撞上迎上来的Maggie,郑来将Maggie抱个满怀,担忧又有些责备的问“你来干嘛!?”

  Maggie没有挣扎,偎在他怀里,“组织也给我了任务,我们偷得那个黄金匕首是一把钥匙,这个世上,也许除了我,就没人能打开这个门了。”说完吐了吐舌头。

  对于Maggie的神偷本职郑来是略知一二的,但他并没有全信她的话,如果她真的这么重要,当时落入肖恩伯爵手中,组织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将她救回,可组织没有。在郑来考虑,Maggie多半是为了自己,才主动请缨参战的,内心泛起了沉沉的内疚和疼惜。郑来搂紧Maggie,隔着薄薄纱巾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,然后放开她,跟着花姐和猴子他们进入了一个会议室模样的帐篷里,Maggie紧随其后也跟了进去。